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WB帳號:2846425735
不老歌帳號:sincity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etc.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CWT. 45##工商时间★##瓶邪##一八(试阅有)#

好久没在LOF上PO了,今年第一发就用在自己生日吧233333

因为尘深2又窗啦哈哈哈...(掩面哭)

主要是被工作的事激怒(喂)

所以只好又来突发瘦肉本──

不过是初次尝试的一八本呵呵(咸鱼瘫)

 

虽然因为想写自己脑洞的一八HE.合理梗所以前面比较啰嗦XDDDDD

为了祝福自己生日,所以下面就把没肉的这一小梗部分放出来~

当个段子看也行XDDD(虽然这里佛爷还没上线(喂

若有不喜者,花车图看完就能右上红XX惹这样>D●

 

最后让唯再该该一句给自己的生日贺词>D<9

「无论你是快乐,抑或不快乐,请尽力把自己活好。努力活着吧。」








---------以下试阅---------

《还春》   #一八#

 

 

 

  仲春花开满长沙,故人复从北方来。

  「有没有搞错!五天才一次!?」娇俏佳人顿时可谓是怒发冲冠,拍案而立,「姓齐的,你是不是男人呀?」

  「唉呦喂我的小姑奶奶妳就不能小声点儿吗?」齐铁嘴一边撧耳挠腮地哄着人再坐下,一边赧着脸向四下投注过来的一众意味不明的眼光报以歉意的微笑,「再说了哪有…老八我……唉唉、光一个晚上就得被折腾好几回了──」最后一句的声音小得尹新月几乎要贴上去了才能听清。

  纤纤玉手一边自桌上的白瓷碟中轻捏起一小把瓜子,嘴里还一边突突突地反复着嗑瓜子吐瓜壳的动作,闻言也只是颇为不屑地哼哼两声,「还好意思说,怂包!」

  齐铁嘴一张白面团似的脸纠得跟颗包子一样,要换作昨天起床时他是肯定想不到才不出两天的时间,他怎么就招惹上这本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小姐了──哦不,现在该称为人妻了。

  而且还是强化版黄暴人妻……

  这一来就逮着他八卦夫夫间的房事和谐,大到花样体位哪招强,小至润滑油膏哪家好,毫不修饰的用字遣词直叫即便早已脱离纯情魔法师行列的齐铁嘴心跳直破一百八。

  「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你?」尹新月没好气地瞪了眼齐铁嘴,用指甲尖想也猜得到这主不知道又在腹诽她啥了,跟着停下嗑瓜子大业略一偏头呷一口金骏眉,「你看看你平时忽悠客人的精明样,咋在这儿就那么迟钝啊?」不省心的货!

  「唉唉我的姑奶奶欸,哪有女孩子家一见面就问候人、人…“那方面”的!好歹我是个男的,您不会不好意思老八我还臊得慌呢!」

  尹.现役人妻.新月表示赤裸裸的鄙视之情,「大家都是有“人生经验”的成年人了,何况你俩连堂都拜了房也洞了还在那边害羞个什么呀,姐这是关心你懂不!就张启山那东北老流氓的粗糙劲头,一点情趣也没有,日子还久呢,小两口的下半生(身)幸福要咋办?」

  齐铁嘴盯着尹新月一张小脸的义愤填膺良久,才带着疑惑的口气道:「为何我从妳嘴角上扬的角度里感觉不到几分正经意思?」

  「去去去,瞎说个什么劲儿~!亏我那会儿为了帮你救相公二话不说便出卖我小半碗热血和一掌宽长的秀发,还得认那张丘八的当义兄,没想到如今……」尹新月做出一副“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大嫂叛逆伤痛我的心”的表情低头拿袖口擦了擦不知是否真有泪水的眼角。

 

  想当年齐铁嘴算出尹新月是张启山能一生平安的贵人,还是命中注定的天成姻缘,想起自己仙人独行的命格本已不愿误君终身,又在张启山几度遭遇危机之后一个咬牙真正下定决心全力撮合两人并打算远走他乡。

  没想到最终仍是被张启山一句老话“我不信命”给打了回票,甚至在那两人的非暴力不合作下功败垂成。尹新月虽然家大业大可规矩也多,能溜出家门四处游玩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遑论张启山也无意于她。

  为免夜长梦多自己哪天又被心大的齐八爷惦记上,尹大小姐玉手一挥便召唤来了她背着父亲处了好阵子的正牌对象,一位也是出身名门的上海公子。而且人家中不单是和外国人做贸易,也兼古董的买卖收藏,其中不乏许多难得一见的奇珍异书。「吶,以后自己想办法啊,可别再把主意打本小姐身上啦!齐、八、爷~」然后一大沓书彷佛要活埋人般就往当下正瘫在张府齐氏专用沙发里日常啃苹果的齐铁嘴身上一股脑地倒。

  也正是如此因缘巧合,真让人在某秘术残本中找到两全其美之法──“伪姻缘,假结发”。加上尹新月也看不过眼下日本人在国内的侵略行径,一双巧目鬼灵精地咕噜一转,得!不做夫妻总还能当手足呗,这十万八千里的关系一牵,不敢说倾囊相助,但危急时刻的档口新月饭店的襄助也绝对不会少。

  至于待这破事尘埃落定,齐老八惨遭张大佛爷秋后算账好一顿收拾,暂且不论。

  ──无辜路过的某张姓远亲表示,副官心里苦,副官不说。

  眼看实在挖不出什么好料了,为免那厢反应过来察觉出其中猫腻,尹新月赶紧转移话题,「好啦好啦,咱先不讲这个了,我也好些时候没来长沙了,张大佛爷我就不指望了,但你可得带我再好好玩玩!有趣的、好吃的、稀罕的一样都不能给我少了~」

  语毕便一把挽起齐铁嘴的右臂,拉着人就往茶楼外去。

  咱们齐八爷暗搓搓地抹了把脸,大凶啊!前有尹豺狼,后有张虎豹,我命休矣…

TBC.(比心)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