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元宵节贺文##圆#

#瓶邪##元宵节贺文##圆#

虽然迟到了一点点…=3=(喂)

论这时间可能没人看的概率──XDDD

侏罗纪世界背景,设定注意★

记得好像还有人画过这版的瓶邪,不过实在想不起来是哪位太太了……(难过)

私心大爱侏罗纪系列❤

一直想来写一篇的,如今可算动手了!●D●9

为了修罗新刊,好一阵子没撸撸短文了,但愿没退化(唉)

另外,小哥戏粉略少SO SAD,但木有时间惹所以QDQ(喂)

然后尘深延至今晚更>D●

 

 

 

 

 

---------以下正文---------

  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隆声自天际线的彼端由远至近愈发吵杂,一并卷来叫人几乎站不住脚的强大气流,一小年轻紧抱着怀中的活页夹,一边抬臂护面免得被糊上满脸风沙,一边用自个儿可怜的小身板重量在停机坪角落稳住身形。

  银灰色机身速度平稳地直线下降,方停上H字样的正中央,同时拉开的机门里旋即跳下一肩披西装外套的年轻男子。那人拉了拉肩上的外套,一袭白色西装搭配剪裁合宜的浅蓝衬衫在阳光下像颗珍珠般耀眼,清俊温润的脸庞上那副雷朋Aviator系列的墨镜更是足以闪瞎人眼,可年轻男子始终深蹙的眉头及些许急躁的动作却生生打破了这美好的画面。

  小年轻立马迎了上来,道:「老板,海渊已初步检查完毕,暂无大碍。这是数据报告。」与被尊称为“老板”的吴邪一同走下停机坪,王盟顺势递上活页夹。

  「出了啥么蛾子,不是说海渊和他寄养亲族处得不错吗?怎么受伤了?」吴邪一改常态地口气不善,可见他对这事儿的重视。

  「处是处得不错啦…」王盟一副吃了翔似的表情,「你也不是不知道那熊孩子的个性,还不就又自己到处乱跑,只不过这次是给摔折了腿──」

  闻言,脸瞬间黑得像锅底般的吴邪不禁暗自扶额,心中的小人跟着大唱──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你犯得傻像是冰锥刺入我心底,拔拔真的很受伤!

 

  大步流星地直接穿越主实验室,浑身低气压让经过的下属们只敢飞快地打过招呼后便咻一声地四下找掩蔽去了,光瞧他们吴大实验室负责人的脸色就知道,他家熊孩子又二了。

  虽说吴邪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但只要一碰上和张海渊有关的事,他那唯百分之一的神经质就会大发作。没办法,谁叫那厮是他个人最爱的龙种中,第一只由他亲手“接生”的呢,吴小三爷的心头肉啊!

  ──至于为毛姓张不姓吴,王盟小助理表示:知道的不要说,不知道的不要问……

  于第三号温室的前庭区正门遣退王盟,吴邪这才稍稍放缓了速度,一路通过杀菌口,直到强化玻璃墙前方停下步伐。

  站在透明障壁之后,吴邪张望了好一会儿才寻到那小家伙的身影,轻叹口气,兀自开口道:「施行第一百三十一号指令,即刻封锁第三号温室。」

  『来自实验室最高权限,吴邪──指令确认。』扩音器中流泻出婉转的女音复诵着刚才的口令,眨眼间完成温室全区封锁的动作。

  「开门。」最后的门扉唰地应声开启,吴邪闪身入内,任门于身后悄然掩上,同时毫不犹豫地迈向张海渊的位置。

  许是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蔫头蔫脑地趴卧在尚不足以遮挡其形体的矮树丛后的幼剑龙开始呜呜叫唤,彷佛受了委屈的孩子对父母撒娇似地。

  不顾一身价格不斐又着实不耐脏的纯白西装,吴邪一屁股坐在张海渊的身边,一边温柔地反复从牠头顶抚至后颈,一边无奈地道:「瞅瞅你这熊孩子,要是给人发现我直接接触个体龙,这事一传到上面三叔那里,我肯定会被削到连皮都没剩!……唉唉、别顶啊,说正事呢,卖萌也没用!…不听话的惩罚就是一个礼拜没零食,不都说要乖乖听养父母龙的话了吗?……嘿、说你呢,装傻也不行──」

 

 

  好哄歹念地好不容易才伺候这小祖宗吃完药,复又打了剂抗生素,吴邪再次深深体会到为龙父母真心大不易啊!把屎把尿,还要操碎一地的玻璃心。

  但看着张海渊就这么安稳地伏于自己身侧,近在咫尺的体温,强而有力的心跳,那是梦想实现的样貌,人类的,自己的。如此美好。

  宛如做梦一样,和那个人也……

  吴邪放轻了动作,整个人趴上张海渊圆鼓鼓的肚皮,同牠一起沐浴于暖阳之下。微瞇双眼,徐缓呼吸,安详的氛围直叫人沉沦。

  可惜老天爷就是一会玩人的主,半晌,忽地炸开来的警报声残酷地撕裂了这份宁静。

  「第八匣?那不就在附近!?」听着计算机女音的播报,吴邪咋舌,那里头可是新一批的迅猛龙啊。

  口头关闭第三温室的广播系统并稍加安抚张海渊的情绪,吴邪立马朝第八匣的方向狂奔。由于特别抄了近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吴邪便赶到了第八匣前庭,已在现场的王盟见了人便将事情交代了遍──一匣五只本都麻醉完毕,但当体检人员们进行到三分之二时,不知是哪里出了差池,其中一只居然提早苏醒,并开始攻击在场人员。

  而武装应变部队要再三分钟方能抵达这儿。

  一重伤,四轻伤,一女研究员为了掩护其他人撤离,结果反被困在匣内……

  「秀秀!?」一气冲到二楼观测站,透过强化玻璃望到的竟是发小与迅猛龙对峙的身影,「狗日的!」

  粗暴地抢过身边保全人员的电击枪,把所有劝阻远远抛于身后,熟练地将电击枪输出调至最强并奔至一楼匣门前快速开关进入。一边往那只迅猛龙击发带有强力电流的特制子弹,一边移动到霍秀秀旁把人护于自己身后。

  「吴、吴邪哥哥!」

  「没事吧?」

  「没…没、没事──」饶是性格坚韧的霍秀秀此刻也不禁满脸泪痕。

  「恒星,退后!」还好那主仍未脱离药物的影响,行动力不过常态的四十分之一,电击枪一时半晌还能起些威吓作用,可再拖延下去的话就不好说了!侧脸略偏向霍秀秀,吴邪压低了音量道:「能跑吧?我手上还有三发,等等我一说“跑”,妳就朝匣门冲,千万别停也别回头。」

  「可是吴邪哥哥你…」

  「听话!」吴邪不由分说便径自倒数,「三、二、一──跑!」

  电光火石间,霍秀秀朝门口迈出不足十步之际,恒星也张着一嘴尖牙利齿扑向吴邪!

 

  弹指间枪声大作,与猛兽咆哮交织成令人肝胆俱裂的恐怖旋律。眼睁睁看着血盆大口往自己招呼,是个人都会为此感到恐惧,吴邪自然也不例外。

  心跳硬生生漏了半拍,光这一秒的失误,弹尽粮绝,吴邪一下惨白了脸,耳畔犹如已响起了死神的宣判。一个倒退不稳跌坐在地,吴邪下意识闭上了眼,准备迎接被撕成肉块的命运…

  ──可数秒之后,预想中的痛楚却未降临。

「咦?」吴邪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并非恒星的大嘴,而是某个人一身战术服装的藏蓝色背影。怔了会儿,又缓缓自那人身后探头朝恒星的方向看,被放倒了,还喘着气呢。

  收回视线的同时,眼光正好对上了张起灵向自己伸出的手,以及史上最强的西伯利亚低气压。

  这下真是风吹蛋蛋凉,死定了,吴邪想。

  「嘿嘿,小哥啊…真巧……」

  瞥一眼貌似卖萌装乖求虎摸的吴邪,张起灵二话不说也没啥节制力地道把人拽出兽匣,途经自己的小队旁,沉声交代几句队配合研究人员收拾善后之后,两人便气势汹汹地──或者该说是张起灵气势汹汹地掳走吴邪──消失在众人面前。

  「施行第一百三十一号指令,封锁第三号温室。」一路把人“送”回张海渊这儿,张起灵先将吴邪安置于二楼的观测站,接着依样画葫芦地学他封锁所处区域的同时,也一并取来医药箱为吴邪清理些小擦伤。

  尴尬的沉默于两人间持续许久,似乎连温室内半睡半醒的张海渊都能发现他的大小爸爸在高高的地方…吵架了?

  第N次偷瞄对方的脸色,吴邪依旧低垂着头,然后轻声捎着糯糯的口吻道:「对不起,小哥,我知道错了……」

  「……」

  「这不人命关天嘛,所以…」越说越弱气。

  一会儿,瞅这闷油瓶仍无动于衷,吴邪只好又闭上了嘴巴。

  剎地,张起灵状似叹了口气复又摇了摇头,终于把视线挪到吴邪脸上,「没有下次。」浓墨般的瞳孔里溢满无法言喻的情绪。

  「──嗯。」吴邪伸出双臂紧紧拥抱着眼前的人。说好要陪你一辈子,同你白首的。

半晌后,张起灵揉了揉吴邪一头软软的短发,道:「给你带了汤圆,趁热吃。」

  「汤圆?…已经元宵了?」

  ──何其有幸,能伴你一直走向“下一年”。元宵节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