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尘深##其之捌◆丧鹰 终#

因为闹肠胃炎,周五晚上聚完餐回家后一直没能更新SO歹势_(:3J Z)_

由于自己理想挣到的互动率没达成,所以就按之前说的网络发布至第九章中止,感谢有在收看的大家啦>D<9

倒数第三更,开始!★

 

 

 

 

 

---------以下正文---------

  ──明明就和故事书上说得一模一样啊,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年幼的孩子独自一人徘徊在渐渐昏暗下来的深山老林里,困惑、害怕、疲惫与饥饿交织出一张无形的蜘蛛网,将瘦小孤单的她自生理到心理无缝无隙地紧密缠绕住。

  从她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她并不是在父母期待下诞生的孩子。

  可这就代表她的父母就不爱她吗?却又不至于。

  而当所谓的亲情都显得暧昧不明的档口,隐约间,她察觉到分别的时刻就快来了。

  懵懂无知注定了她早夭的命运。

  某日,她开开心心地跟着父亲一起上山摘采草药和野菜,印象中他们走了比平常还多的路,入到了很深很深的山林之中。

  困倦的她在父亲柔声安抚下睡着了,旁边是一条清澈的小溪。

  终于醒来时已将近黄昏,父亲不见踪迹,仅留下她一个人和她心爱的布包包。慌张的她四下呼唤,回音在山间缭绕,无人应答。

  稍稍冷静下来,她想起,因为前些日子母亲给她说了个床边故事,所以她一时兴起便在出门时仿效了那对故事里的兄妹,偷偷用拿来当零嘴的葵瓜子沿路做记号,以防迷了路回不了家。

  然而她并没有听完那个故事,故事里的兄妹也没有因此而得以回家。

  分不清已经过了多久、自己身在何处,她最后在一个山风大作、响雷无雨的月夜失足跌落山崖,殒命于此──或许,这就是解脱。连疼痛都无法令她保持意识清醒之际,她想。

  而她也是一段时间后才知晓,那天晚上,死去的不只她一人。

  那座山的“主人”也死了,极其突然地。

  山不可无主,于是意外发现她未凉尸体的年轻人以非常特殊的方式留住了她的魂魄,并让她和山建立起连结,延续了“生命”。可过程之痛苦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光一回想起就叫她遍体生寒。

  直到如今,她仍不懂那时年轻人这么做的理由,选择了死去的她,成为镇山之主。而她也问不到答案。

  她只记得,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张柔和俊秀的脸庞。还有,那人空洞眼神里的泫然欲泣。

  为什么呢?

  后来的后来,她懂了。

 

  挨过丧鹰最后的嘶鸣,吴邪复又回到了昏厥的状态,任张起灵怎么唤也唤不醒。二话不说再度抱起人朝外头赶,吴邪的体温降得太快,眼看就快比自己低了,无论如何这绝不是一个好现象。

  从起初发现吴邪忘了他的存在开始,张起灵就晓得吴家在吴邪的事情上对他有所隐瞒,而这一切的肇因皆指向九年前的那次“守门”。

  十年一度,青铜门开。万物归源,其曰“终极”。

  原本远在上古时代,终极的运作是以一甲子作周期,进行力量的宣泄与自我平衡的调整。可近代世界的变化太快,不稳定因子太多,终极的自调周期逐渐缩短至十年,而伴随周期节点产生的“回溯现象”便成了自古守护青铜门与终极的张家愈加沉重的负担──纯粹力量的吸引,回归初始混沌的冲动,众妖狂乱,逆天而行。

  为免终极遭遇外界干扰招至失控自毁,连锁世界覆灭的可能性,巩固设置于门外的古老御妖结界,以及将透过结界破洞闯入的妖异鬼魅们予以挌挡、消灭。承于终极之“恩惠”的张氏一族,利用其中长生的优势,开始了“守门”的亘古志业。

  直到十年一期使张家渐渐未及训练出足以担当重任的人选,他们既而寻求其他八支同样悠久的伏秽家族的协助。

  虽然为了保证麒麟血的承袭,而长久实行族内通婚的传统让张家后代存有失魂症发作的忧虑,导致伏秽过程的危险因素增加,此等内耗情况目前并无有效的改善。不过,九门的联盟,至少是缓解了因终极缩短周期所造成的,张家人力损失概率上升的危机。

  “可...小哥你是张家最后的“起灵”了......”

  “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并肩。”

  ──我不会让你死的。

 

  回到瀑布外时已经是银月高挂,四下依然寂寥静谧的吓人。

  「滚吧,你们今晚就下山。以山之心作代价,木王牺牲得够多了──你最好趁我还没改变心意前就逃得远远地。」熟悉的嘶哑嗓音在张起灵背后响起,阿秀浑身像是浸过血池般红得刺眼,叫人作恶的铁锈味随她的出现而浓郁了起来,「然后连这玩意儿一同带走。」

  右手巧劲一扔,一颗估摸排球大小、表面布满阴刻纹路的青铜球体滚出一道猩红线条,最终停在了张起灵的鞋尖前。

  「丧鹰的左眼。」

  「...」张起灵默默拾起青铜鹰眼,转身走到倚树而坐的吴邪身旁并塞入一侧的包中背上,跟着将昏迷不醒的人给一把抱起。

  对上张起灵投过来的视线,阿秀冷笑道:「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语毕,伊始领着他们上山的灰狼自黑黢黢的林子里缓步踱出,瞅了张起灵一眼,甩甩尾巴复又往另一个方向走开。

  张起灵向阿秀点头示意,紧了紧怀中的吴邪,步履稳健地随灰狼之后消失在月光所无法拂照到的阴影深处。

  四周逐渐回复到了原有的鸟兽喧嚣,红衣的山主静默不语地抬眼凝视这一方木王夜色,似是思忖着什么。

评论
热度 ( 2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