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尘深##其之壹◆伏秽 下#

上次忘了标注一件事…233333

《尘深》一周二更,周一&周五这样──●D●9★

然后,《渊无底 ──尘深‧续》工事中~>D<❤

同步更新于不老歌:sincity和WB:2846425735,也来找唯玩玩吧XDDD

不过最近总有些提不劲儿,跪求RP顺利关窗啊啊啊啊啊=A=9

 

昨天BBC夏洛克‧特别篇上映,建议有英剧版基础再看乐趣超加倍XDDDDD

最后的幕后真心赞哦!>D●

这边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周末~

 

 

 

 

 

---------以下正文---------

  两人很快地适应了近乎完全黑暗的环境,站定在电梯口前,宽敞的走廊彼端活像个无底黑洞,望不尽,看不穿。连尽头那儿理应透着外头路灯亮光的成片玻璃窗也诡异地漆黑一片,连点反射的光线都不见。

  「哪间?」轻描淡写地问道,解雨臣头也不抬地直盯着手上那只粉红手机的小屏幕看。飞快动作的手指在键上哒哒哒地按着,想也知道这是在忙着为他的俄罗斯方块生涯缔造下一个辉煌纪录。

  吴邪像是发现了什么,特意朝空中嗅了下,道:「几乎整层都有淡淡的血腥味,看来得一间一间查了。」语毕还瞅了眼一副悠哉模样的解雨臣。

  「准奏,小邪子去吧。朕给你守着,免谢隆恩了,速去速回呗。」

  吴邪狗腿的笑了笑,美滋滋地想着解雨臣这态度应该是会放他可怜的小钱包一条生路了,极配合的一声“喳!”便伸着一双长腿大步流星地往那无光之处踱去。

  啪!

  左手变魔术似的将本来系在腰侧的笔袋迅速解下并随手腕巧劲一抛,应声如布匹般摊展于空中的笔袋跟着颤落四枝原子笔,右手一挥,堪堪以指与指之间夹稳。动作熟綀,一气呵成。

  「先来试个水温吧。」吴邪微笑。

 

  这次的主其实谈不上是多难缠的对象,调查、潜入加设套也才用上了一周的时间,如果不是为了确保那大前晚失踨的女学生安危而放慢进度,以避免刺激到对方,实话说,根本连花三天都嫌多。

  按吴邪的性子向来是直接杀他个措手不及的,只要大概掌握到目标的能耐在一定程度之下,管他是形而上的鬼魅或者是形而下的妖异,总之就是先打了再说。为此吴邪没少被解雨臣和同为发小的霍秀秀取笑过,「这是速度、是效率!“吴家STYLE”,懂吗?」每每嘴上讨不到便宜,吴邪都只能涨红着张脸,以他的经典台词来结束这回合。

  而自然这次也贯彻了他“吴家STYLE”的精神,一确认了不在“难搞”范围内以及学生的所在位置后,就急吼吼地要卷袖子开工了,连对象真身为何都懒得再追究──可这回背后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为了尽快解救无辜女学生,还是解大少寂寞难耐想玩耍了而有所“施压”?答案恐怕就只有吴邪本人知晓了。

 

  屏气凝神数秒钟,感受到周身瘴气浓度眨眼间飙高,吴邪立马瞄准了左侧尽头及右侧倒数第二间教室,一扬手便分别朝这两个方向射出笔身内藏有黄符的原子笔。

  瘴气像一团一团脏兮兮的棉花,当笔如利箭疾速突入其中,仅见穿入点跟着凹陷,随后便毫不客气地吞噬掉那细短的笔身,最后笔踨不在──然而过了好一会儿就是不见那两处有任何反应,周遭仍然静谧得吓人。

  「不是鬼魅一类的吗?」吴邪抓了抓头,「可这浓度的瘴气...」

  略一思忖,吴邪又抽出自动铅笔与钢笔各一只,依样画葫芦地再来试他一试。如果是妖异辈的话也OK.,解家的专长,这下还能叫上解雨臣帮忙呢,看来很快就能打完收工回家CS了!吴奸商心里的小算盘这会儿打得可是啪啪响。

  复又深入几步,手上射出的笔还是没带回来任何可供参考的消息,吴邪正纳闷的档口,忽地听到已有一段距离外的解雨臣幽幽地道:「悠着点,确实在这里。」

  也正是解雨臣有意无意的一句,吴邪才察觉到这股瘴气已于不知不觉间溢满、占据了整条走廊。回首望向电梯口前的解雨臣,居然仅剩半身大小的“窗口”能瞅见对方,其他地方则化为由瘴气构成的灰黑色墙壁。

  而且那瘴气还正以视力可见的速度继续蔓延,持续缩小、阻断吴邪的后路。

 

    ***

 

  鬼魅与妖异的分别除了形体的具备,第二个显著的特征便是其身边瘴气的浓度。

  瘴气的基础即是一般人口中的“秽气”,而当秽气聚积过多进而形成瘴气,该处将非常易于招来污秽之物,鬼魅、妖异皆有可能。而就另一个角度来说,鬼魅或妖异的长期盘据同样会导致该地儿的瘴气弥漫。

  污秽之物本身的强弱对瘴气浓薄的影响并不大,真正的差别在于其归属分类。鬼魅因为不具形体,大都藉由附身的方式作祟,同时也特别需要瘴气来隐匿和保护自己,所以其会蓄积起来的瘴气浓度自然相较妖异一辈高上许多。而瘴气“超标”则会成为“鬼域”,故名思义,也就是鬼魅的领域,他们能够恣意妄为之领域。

  「可目标应该只有一个──」

  这几天的调查明白显示对方只是只道行不高的妖异,按理说凭他一己之力是无法构筑起如此阵仗的瘴气状态,但再瞧瞧眼下这片已极为逼近鬼域程度的瘴气...

  还不待吴邪理出个头绪,右后方一道劲风夹杂着股难闻的腥臭朝自己杀来!

  「速度挺快的啊,可惜没耐心。」吴邪浅笑。

  一个向左侧身闪过了充满恶意的突袭,不知何时吴邪的左手上只剩下反手紧握的一小把笔,并随那旋身的动作顺势捅了过去。

  剎时刺耳的哀叫响起,鲜血飞溅之际,那妖异才瞥见早被弃于一边的空笔袋。

  ──独自步入瘴气内的四分钟后,正面冲突终于开始。

 

  待拉开至一定距离,吴邪也才有余裕仔细一睹妖异的庐山真面目。

  「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吴邪喃喃,「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

  ──简而论之这就是只五米高的大猴子嘛,王盟那家伙怎么查的!?吴邪暗暗扶额。

  不过事情倒也没想象中简单,当吴邪瞧见狌狌背上的傀后,这也才解开了心中对这瘴气的异常状态的疑惑。感情还真是“鬼妖搭档,干活不累”?

  「一个噬阳气、一个食人肉,您俩也太环保了吧?」

  虽然印象中似乎没有关于狌狌食人的纪录,也无法肯定傀的依附是否导致了狌狌性格的狂暴化,不过看面前这两位主一脸杀红了眼的狠戾小样以及瘴气内的血腥味,这会儿想网开一面是不可能的了。

  下意识摸了摸右侧的牛仔裤口袋,吴邪不禁低骂一句,此刻才记起身上黄符没带足呢。天晓得咋又冒出一只鬼魅来啊!

  明显因着刚刚的反击而抓狂的狌狌一声怒吼,挥舞着一对利爪复又往吴邪冲来。堪堪闪过的下一秒,吴邪一个响指,还插在狌狌大腿上的那一把笔突然爆炸,电光火石之间那焰火甚至延烧到紧紧贴在狌狌背上的傀。

  凄厉的尖叫冲击着耳膜,一妖一鬼挣扎之余仍不死心地朝吴邪奔来,大有“弄不死你也要同归于尽!”的势头,而吴邪回避之际甚至能瞥见连傀也向他伸长了那双干枯死白的手臂,恨不得在他身上挠个皮开肉绽。

 

  「即使是以吸取阳气为生的傀,也不一定会走到取人性命的地步,何况是狌狌──一切都是因“贪”而起。」

  若要带上惯用的大白狗腿在校园里活动着实不方便,吴邪自军装外套内袋里掏出这段日子替代用的一对指节套环,泛着金属光泽的表面上以丹砂誊满了符文。

  “离坤”火符的效用逐渐退去,狌狌与傀据守着一隅重整旗鼓,同时还朝着吴邪不停地示威咆哮。你来我往几回合下来,两污秽见对方似是拿不出什么新把戏了,而且那对金属玩意儿也不过就丁点儿大小、起不了啥作用的样子,索性就想试着一气扑上去咬断吴邪的颈子。

  「挺聪明的,光靠这个确实无法致命。」吴邪利落地戴上指节套环,「...“害过命的不能留”,我会尽量给你们个痛快。」

  须臾间,以吴邪为中心,其周身缭绕的瘴气犹如铁块碰上了磁石,潮水般往他身上奔涌、纠缠,最终被那有些单薄的身板所吸收。

  异端!危险的异类!

  即使混居人类世界的时间不长,两污秽还是能清楚感受到眼前这家伙异于常人之处──无论是多厉害的伏秽者终究只是一介凡人,操弄瘴气已是毫无道理,更何况是加以吞食?

  这一刻的光景彷佛褪了色的旧相片,黑紫色运动鞋、蓝色牛仔裤、墨绿军装外套及藏蓝色高领随着正欺身而上的瘴气被渐序地洗去了原来鲜活生动的色彩,徒留一身单调的灰暗。

  「虽然老梗到不行,不过──尘归尘,土归土吧。」温润的嗓音掺和着些微不可言说的苦涩。

  指节套环上的丹砂符文漾起危险的光泽,像是埋伏于暗夜丛林里伺机出击的野兽之瞳。

评论
热度 ( 3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