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WB帳號:2846425735
不老歌帳號:sincity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etc.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8.17.2015紀念##2015七夕紀念##芯‧第十X年──OVER YEARS 上#

小哥,歡迎回家!!!!!Q///D///Q

「要好好過,和等了你十年的那個人,你們還有好多個十年要一起攜手渡過──」

 

下篇等七夕>D●♥

可能會有肉!

也可能木有!!!(喂)






---------以下正文---------

  淚如雨般沉默落下,溶化於幽譎的藍色迷霧中。

  散迭在你的支字片語裡。

  人們常說,結束往往只是另一個開始。

  而當這條顛簸的路走到最後──

 

  其實也才過了沒多久,但吳邪已經把細節都忘得差不多了。

  每每黎簇、蘇萬和王盟抱團咋咋呼呼想當初的檔口,自己也才能隱約記起一點細節。然並卵,因為悲催的是,在他有限的腦容量裡,青銅巨門比那隻悶油瓶子的臉還清楚。絕望的清晰。

  難道這便是時下某特定族群的精神標語之一,物種一樣怎麼談戀愛?嘖,這麼重口老納可扛不住,善哉善哉。吳邪邊打了個難看的哈欠邊腦內跑火車。

  看著雙人床一側的空白,吳邪頂著頭已然比寸板長許多的鳥窩頭直盯著那一塊發愣,從眼簾半闔到精神地完全張開,自意識仍迷迷糊糊地到CPU通常運轉。

  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灌上一口時還傻逼地被嗆了一下,最後只能一邊狼狽咳著一邊鑽進了衛生間。

  十來分鐘後總算是人模狗樣地出來,而手機也正好掐著時間似的響起。「喂…嗯?……去啊,怎麼不去?難得這年頭還有勇者敢出來玩反水,勇氣可嘉。我正愁沒機會活動筋骨呢。」

  意思就是那貨完蛋了,電話另一頭的黎簇抖三抖。吳小佛爺的“保證不打死你”套路可是比死刑還可怕啊…

  吳邪溫溫吞吞地踱到衣櫃前準備著裝,打開櫃門後對著裡頭忽地挑了下眉,頓了頓,才抽了件白襯衫、駝色V領羊毛針織薄毛衣和條刷舊牛仔褲了事。

  出門前路過餐桌旁,瞥了眼空空蕩蕩的桌面,復又腳下不停地順勢拎起門口鞋櫃上的車鑰匙就出發去堂口了。

 

  就是個閒得蛋疼的青頭鬧事。

  到的時候人已經被黎簇五花大綁扔地上了,吳邪瞟一眼,好樣的,只差多上幾道繃帶就能COS.木乃伊了。這莫不是時下年青人的趣味?

  話說這會兒也都太平盛世了,過於血腥的手法吳邪著實沒太大的興致也沒必要,想折服一個人的精神並要能兼具“娛樂效果”,他吳小佛爺花樣可多,不差那幾招見紅的。

  而等“看完戲”離開堂口之際,業已逾午飯時間了。略一思忖,難得不犯懶,決定開車先去趟超市再回家自個兒開伙去。

  簡單的兩菜一湯連半張餐桌都佔不滿,一頓飯吃得規規矩矩、營養均衡──和不得不去的應酬比起來──就是偶爾定格的動作、彷若沉思的表情叫人有些摸不清這人此時的想法。

  陽光盈滿廳堂,伴著地板上隨時間流逝拉長的影子,孓然而坐、而立,

最終由一盞暖燈取代。日復一日,周而復始。

  「媽的就你胖爺夠義氣,每次入凡塵就不忘蹭小的一頓!啥時乾脆直接從巴乃仙境移民俗世算了,省得您為了一頓飯還得大老遠跑我這兒來…」陽台上,夜風撩撥一陣沁涼,因為舊傷而帶著幾分嘶啞的嗓音被揉碎於虛空,聽來似乎格外飄渺。

  一邊側頭以肩夾著手機,一邊以空出的雙手掏出口袋裡的黃鶴樓點上,轉了個身後腰倚上半人高的欄杆,仰頭望了望夜空復又瞧向面前一屋的燈火通明──真像盞燈,吳邪想。
评论
热度 ( 5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