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大診所的悶醫師與他的俏(?)助理##1. END.#

    「唔...、是這裡嗎?」拿著自家三叔隨手在廢紙上畫的鬼畫符,啊不,是地圖!吳邪在這天氣晴朗、萬里無雲、風光明媚的下午隻身來到位於某市某小區的郊外,並且站在某獨棟樓房的門前。

    看著眼前的三層樓房,正門上方懸掛著的偌大招牌上清楚標明“DM牙科診所”幾個大字,下方還有一排九門聯合企業旗下BALABAL的一小行字。

    左看右瞄,吳邪還是忍不住在門口遲疑了好一會兒。

    話說他一大好有為青年,雖然稱不上是純100%的高帥富,但他有車(陳年小金杯)也有房(住家=店鋪),身高一米八一,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還是一古董鋪子的老闆(員工人數:一人),怎麼現在會在一家牙科前偷偷摸摸的觀望著呢?回想起三天前和自家三叔的對話,吳邪不禁暗嘆自己幹嘛沒事找事做。

 

    三天前的下午,他還正在躺椅上打著盹呢,誰知他那沒事沒聯絡、有事必牽拖的三叔卻突然跑來找他。說是有大生意臨時要出國一陣子,但他卻又老早答應老二(吳二白:叫我二哥!),也就是吳邪的二叔,要幫忙介紹合適人選去其經營的牙科診所內擔任院長的特別助理一職,眼看是一時之間解決不了了,這下他才想到吳邪。

    「唉唉,這不正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嗎?還肥缺呢,三叔這不是想著你了!再說你不是正嚷嚷最近鋪子裡沒生意,手頭緊?反正人家特助只是放個一年半載的留職停薪生娃兒去,你就當臨時接個小差給鋪子開源一下也無傷大雅啊─」

    「得了吧、三叔,上回你介紹的“肥缺”害我差點連貞操都沒了!這次拜託您老高抬貴手,放過您姪子吧!」吳邪想起上回明明說好是去三叔友人開的酒吧頂一週服務生的缺,結果某天差點被客人灌醉還被上下其手,若不是正好同為合夥人的童年玩伴老癢在場認出了吳邪,天曉得會不會被這樣那樣!開神馬玩笑,長那麼大連女孩子的手都還沒牽過,怎麼可以就這樣隨便讓人家吃免錢的豆腐呢!!!(哪裡不對)

    重點是,那、是、一、家、GAY、吧、啊!

    雖然吳邪本身並不歧視同性戀的存在,但也壓根沒想過要加入這個新世界──再加上在非自願的情況下遇到那種事,是人都會翻桌的好嗎?吳邪內心完美呈現了ORZ體前屈的姿勢。

    「是是是,那次是三叔不好...」吳邪的三叔,吳三省抹了把冷汗趕緊安撫吳邪。

    「還有上上次、上上上次、上上上上次!」吳邪立馬打斷吳三省的話。

    「唉、大姪子真是會記恨啊...,這次三叔可是澈澈底底地給審查過了,絕對沒有問題的!」吳三省誇張地拍了拍胸脯道。「就說是牙科院長的特助了,還能有詐嗎?再說老闆還是你二叔呢,你不會連你二叔都信不過吧?」

    靠!居然想拿二叔來壓我!吳邪在內心差點直接問候這老狐狸兼他祖宗十八代──還好懸崖勒馬給硬是忍了下來,不然不就是等於罵到自己了嗎!?

    不過回頭想想,這老狐狸說得也對,一來鋪子裡一直沒開張又要養個王盟(雖然工資扣一扣也給沒多少),二來又是二叔的地方、沒什麼好擔心的,三的話給三叔賣個人情以後總是有用處的啊,why not呢?

    「咳咳,我說三叔呀,看您這麼急著要擺平這事兒,想必是怕對二叔不好交代吧?」吳邪此時充份發揮身為一個小奸商應有的精神,首先回敬吳三省用吳二白來壓他的仇。「我也不是那種看著自己三叔有難不幫的不肖姪子,反正確實鋪子裡最近沒生意,就讓我再幫你這一回吧。」

    「唉呀,我就說我沒白疼大姪子你嘛!很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在這裡給你留個地址和電話,你二叔出去國外開會要下週才回來,你三天後就照這地址去他那裡報到就行了。我會先給他打個電話以及和他診所裡的人打個招呼的。」反正目的能達成就好,吳三省也懶得再和吳邪計較那些個嘴皮子了。

 

    ──鏡頭再take回現在正在人家門口鬼鬼祟祟的吳邪。

    捏了捏手上的紙條,雖然不知為何內心總有種說不上是好還是壞的預感,但想著反正人都來了,不去反而是他對二叔不好交代,只好一咬牙,鼓起勇氣向前推開診所的大門。

    「您好!請問有預約嗎?」櫃台小姐用甜滋滋的聲音友好地向吳邪打著招呼。

    「啊、您好!我不是來看牙的,我叫吳邪,請問院長在嗎?」

    不禁瞄了一眼身著白色護士服的櫃台小姐別在右胸口上的名牌,叫云彩嗎?是個可愛的妹子呢!

    吳邪內心表示,一進門就先遇到個小美人,Today is my day!(完全無根據)

    「哦哦,原來是吳先生嗎?歡迎你加入我們!」云彩開心地跟吳邪握手。「不好意思,院長今天下午有事臨時休診了,不過晚上會回來的。我請護理長先帶你上院長辦公室吧?」

    「這樣啊…,那就麻煩妳了。」

    在云彩講完內線電話不久後,云彩口中的護理長也來到了櫃台。

    「唉呀,你來得好早呢!」溫柔的女聲打斷了本來正在和云彩聊天的吳邪。

    「噫噫噫!?文錦姨???」

评论
热度 ( 6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