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狼##米耶艾綺雅生賀##建議BGM:狼by韋禮安#

    張起靈以自身肉體所能發揮的最大極限疾速奔走著,披星戴月地在鬱鬱蒼蒼高聳入天的茂密森林間穿梭。

    暗夜之森總是如此熱鬧,蟲嗚鳥叫,野獸低吼,處處充滿了不遜於白日的活躍的生命力。縱使如此,不顧一切朝某個方向狂奔的步伐仍然驚動了這座森林的夜之住民們,深藍色帽衫的身影快如閃電,啪啪啪的腳步聲由泥濘不堪的泥巴地上被踏碎的枯葉枯枝所交織而成,猶如極快板的節奏,令人心悸。

    背上那把包裏在藏藍色布巾裡的黑金古刀沉若泰山,但卻無法對張起靈的疾走造成絲毫防礙。

    心裡,還有愈加重要的事物。那份重量,遠遠超過這世界上所有有形無形的總和──與這個世界唯一的連繫,至少張起靈自己是這麼形容的。

    快一點!

    再快一點!!!

 

    張起靈打出生就不是一頭合群的狼,彷彿把社交能力給忘娘胎那兒了,除非必需的集體狩獵行動,不然他每天唯一的活動就只有找塊僻靜的地方“深情凝望”無邊無際的天空。

    直到某天,一道淺棕色的影子剎地闖入了張起靈那總是一成不變的視野中,蔚藍的蒼穹與有著許多翠綠山脈起伏的大地之間。

    張起靈喜歡那抹淺棕色趴伏在前年驚蟄時被雷劈斷傾倒的巨大樹幹上的身影,傾洩的陽光給那輪廓鍍了層柔軟的金色,耀目卻不刺眼。僅是遠遠的望著,就能溫暖了全心全靈。

    ──曾幾何時,天性孤傲的狼不再行單影隻,也有了軟肋。

    世界的重心,靈魂的連繫,他說他的名字叫作吳邪。

 

 

    吳家一支在這座山脈中留存了非常長久的歲月,而吳邪正是此古老狼族的末裔。

    於滿月之夜的前後各三天,流著“神聖血脈”的他們能夠憑著自由意志化為人形,這是以數不清的時間累積而來的修為,也是神祇的恩賜,進化成食物鏈頂端份子的證明。除了他們,還有其他在這偌大山脈中的其他八支古老狼族擁有如此“殊榮”,最接近神祇御座的神聖意味。

    ──然而,沒有一樣事物是可以永恆不滅的,無論形而上或形而下。

    即使是他,吳邪。

 

    我會等你,這是我最真摯的承諾,你知道的。

    即使我終究化為一堆白骨,回歸到你腳下的大地,以腐朽的肉體為養份綻放於山嵐中的花朵也會代替我在這裡等著你回來。

    ...會一直一直待你歸來,然後永遠守在你的身旁。

 

    山主之怒,對於生存於此的所有生物來說就等同著傾天覆地的災難。

    去吧!

    獻上被珍視的存在,獨一無二的純淨的靈魂──被選中的祭品啊,帶著虔誠並謙卑的心,用珍愛你的人們所流下的心碎眼淚編織成紗披上肩頭,作為撫平山主憤怒的犧牲吧。

    在那美麗的滿月之夜,願一切得以平息。

    「...回去吧,我不想看到你們最後悔恨不已的表情。」吳邪一步一步走向湖中心,直到冰冷刺骨的湖水淹至膝蓋了才回頭向滯留在岸上的狼群溫柔地輕聲道。

    那是他的家人們,這是吳邪的最後一眼。

    當月亮上昇至夜幕的最高點,褪去人形還以真狼原貌,因為山主共嗚而瘋狂的山中住民們將一湧而上活生生地吞噬之──直到最後一滴血被嚥下,儀式完成。

    沒有權利停下的腳步,被漸漸瀰漫於湖面上的白霧籠罩周身,吳邪不自覺地顫抖起來。對於山主的恐懼和敬畏,與生俱來的本能。

    下意識吞了口口水,吳邪剎地睜大了眼死死盯著前方霧中愈加清晰的黑影。

    吾等之神,山的主人,極少出現在萬物面前的山之統治者,盤繞在青銅神樹上的巨蛇:燭九陰!

 

 

    抬頭望向頭頂高掛的近乎飽滿圓潤的月亮,前方還有整整一天的路程。

    沒有時間了!

    張起靈按下內心的焦躁不安,向來無波無瀾的眼神暗了暗,不顧身上未痊癒的各個新舊傷口,一聲撼天狼嚎便回復了狼身朝吳邪所在之處狂奔而去。

    為了“弑神”而不遠千里、吃盡苦難奪得的黑金古刀緊緊的綁在背上,這是張起靈的殺手鐧。唯一能救吳邪的方法,最惡最險的一著。

    為了無法替代的你,我甘願與整座山為敵。

 

    狂噬之宴,為了能夠撫平山主之怒的溫熱鮮血在月光下踩起暴走的舞步來吧!

    用最原始的獸性把對於山的信仰完美展現,以被撕裂的傷口上絢麗地綻開來的絳紅描繪出一朵朵曼殊沙華獻給山的主人,他的憤怒終將得以平息。

    ──當第一道傷口飛濺出腥紅,彷彿整座山都為之沸騰。

    吳邪試著迴避、反擊如海嘯般來勢洶洶的所有攻擊,然而進退維谷,終究走到了死棋的一步。一道又一道怵目驚心的鮮紅口子幾可見骨,層層血汙掩蓋住了原本漂亮的淺棕色狼毛。

    大量的失血逐漸模糊了意識,還能支撐到何時呢?吳邪暗忖。

    為了與你的承諾,我會盡全力支持到最後一口氣......。

 

    彌留之際,閃現在跟前的純黑色影子伴隨如雷震耳的咆哮降臨!剎地又化作深藍背影揮舞著傳說中的黑金古刀,周旋於狂暴化的山之住民們裡。

    歡迎回家!

    吳邪本來想笑著這麼對張起靈說的,但沉重的眼皮始終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一夕之間血流成河,燭九陰的頭最後被狠絕斬下沉於聖湖深處。隨著山主之死,山之住民們方得回復清明意識,狂噬之宴也終於被迫結束。  

    從這之後的第十三個滿月,山主易位的紛紛擾擾才慢慢平靜下來,山,迎回了本該有的安寧。

 

    霧靄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聖湖盛著一片白茫茫隱約露出澄澈湖面的一隅。

    陽光一縷一縷照進白霧之中,寫出蒼茫神秘的美感。

    兩匹狼靜靜地在聖湖岸邊相互依偎著,一匹是渾身漂亮柔軟的淺棕色,一匹則猶如黑曜石般純黑到發亮且頭戴象徵主位的藤冠。

    眨眼間,湖岸邊的狼影卻又消失無踨。

评论
热度 ( 1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