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息##盂蘭盆小段子#

    局破,曲終,謎盡,人散。

    一朝戲言浸無奈,彼時鏡碎溢沙華。

 


    一盞盞隨波逐流的水燈自面前無聲滑過,時而搖曳的燭火映照在身側張起靈的臉上,有著泛黃照片的滄桑美感。

    斑駁了表情,沉澱了漫漫洪荒。

    流光猶如他一貫地靜默。

    但是少了那份彷彿積壓在空氣裡的沉重苦澀味──追逐記憶與使命,堅定到過於盲目。

    用一手漂亮的瘦金體在燈上寫上兩人的名字,一筆一劃,多少祈願向往已然四散的壘壘枯骨。

    「小哥,寫好了。」吳邪小心翼翼捧起水燈遞給張起靈。

    張起靈輕點頭並跟著接過,點燃燈中燭,然後順水放流。

    一切終於都結束了!──即使直到現在,吳邪仍是會不禁如此感嘆,每當不經意回想起這一路險峻坎坷的經歷。

    多少磨難與犧牲才得以換回這個人?不自覺盯著張起靈的側臉,吳邪還是有那麼幾分不真實的感覺。

    「吳邪?」清冷的聲音將魔征似的吳邪的意識從很遠很遠的地方拉回來。抬了抬下巴,張起靈示意吳邪愈漂愈遠的水燈。

    「嗯。」吳邪趕緊合掌冥想,一心願逝者們安息。那些沒能一起走到故事結局的人們,對於他們獻上最由衷的祈福。

 

    夜色漸深,附近來放水燈的人們也剩稀稀落落的幾人,「小哥,如果…」一起並肩而坐的吳邪忽地打破這個寧靜時刻。

    這是必然的結果,自己註定看不到身旁人的白頭。

    不等量的生命單位,吳邪想,僅有的小小遺憾大概就是放心不下這支九級生活殘障的悶油瓶吧!

    吳邪禁不住傻笑,是要多大的福氣才能坐在這兒煩惱這樁啊?

    張起靈緊了緊相握的手:「真到了那時候,我會每天都放上一盞。」一年一回,太久了。「不會讓你迷路的,我會好好寫上我的名字。記得跟著流燈的來向,你會回到我身邊的。」

    「唉唉,水燈是這麼用的嗎!?」吳邪失笑。到底是要吐嘈這貨對水燈的錯誤認識才好,還是悶油瓶居然難得爆字數了?

    回應吳邪的是張起靈傾身貼上的嘴唇,緩緩廝磨,慢慢加深,交錯的呼吸有凝固了時間的錯覺。

    「─要記得回來,我會帶你回家。」

    不離不棄,縱使陰陽相隔。

    直到我們在另一個世界重逢。

 


    “用我十年換你餘生無憂,祈我半生守你生死與共。”──吳邪

评论 ( 2 )
热度 ( 1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