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瓶邪##七夕贺文##霸道病人爱上我 下#

拿来充一下七夕贺文…=D=(喂)


PS.补一下各篇青铜门233333

上→http://sincity0131.lofter.com/post/1cce33a8_a2cc3fe

中→http://sincity0131.lofter.com/post/1cce33a8_a2f24b9


 


 

 

 ---------以下正文---------

  从那日在后庭院的突发状况后,吴邪差点儿没把自己当张起灵的腿部挂件使,就算是自己休假也尽量捡个一两小时回医院看看,更遑论是执班时“凡经过520必留下痕迹”。

  甚至一度连胖子都看不下去──不过本人表示是被闪的…──都说他这跟当初驴蛋蛋还是狗崽子时犯了厌食那么蛾子似的,老妈婆子!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在医院里,几双眼睛盯着咧,怕啥鸡巴蛋。

  吴邪倒是深不以为然,说是“闷油瓶这浑号你当是取假的吗?” 倘若真又在哪个旮旯发作了搞不好都没人知道。而且那厮老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小样,看来看去也就和他俩熟一些,他不关心张起灵,难道就这么放人自生自灭?

  另外其实还有一点叫吴邪耿耿于怀的地方,对于张起灵的病况,吴邪不相信院方没通知到他的家属──然而,除了照旧不定期出现的小零嘴,恁是不见任何一个人来陪过他,哪怕只是两三个小时。为此,满心气愤的吴邪更是见不得张起灵形单影只的可怜(?)小模样。

  闻言胖子也跟着琢磨了会儿,最后一拍大腿道了句“也对!一日兄弟,终生兄弟。小哥家里不给力不打紧,还有咱爷俩在,有我一口汤,绝不少小哥半块肉!”

  至此之后,张起灵便暗搓搓地成了两人的“重点看护对象”。

 

  不知该算幸还是不幸,吴邪向张海客他们打听过,张起灵除却偶尔会头晕、平衡感失调外,只要按时服药控制及观察,目前倒无大碍。

  吴邪伫立于休息室里的某面墙前,视线扫了遍贴满最新医学新闻、工作规章、即将来临的内部年度评鉴通知公文及人事命令等等的布告栏,心下小小地松了口气。前几日上面说要调整人力,本以为会要抽人走,结果反而是多拨了个护理人员过来。也好,这样他就能有更多精力去顾张起灵了,吴邪一边啜了口酸奶一边暗忖。

  「小哥,你怎么还坐着呢?」吴邪推门而入,没想到那人仍保持着与他离开时分毫不差的POSE,连那迭换洗衣物也依然妥妥搁在张起灵的屁股旁。

  张起灵摇摇头,略长细碎的浏海随之轻轻晃了下,接着沉沉地开口道:「晕。」顿了顿,又补一句:「好多了,再坐一会儿。」

  「唉你,咋不按铃叫人呢?」眼珠子一转,吴邪旋即想到了什么,「我就去了趟休息室,你只要跟护理站说声,他们还是找得到我的,嗯?」

  那厢面无表情地乖乖点头。

  吴邪瞥了眼手表,距他休息结束还有段时间,「我来帮你吧?这边弄完刚好衔接我去派晚上份的药,等派完咱们还来得及去后庭院散个步透透气。最近桂花都开了,可香得呢!」伸手过去掺扶对方左臂,吴邪笑道。

  许是状况确实缓和了点,张起灵的步子尚算稳当,仅有一次人忽地朝自己身上倒,消停会儿后便也没事了。但不晓得是不是吴邪的错觉,张起灵老爱顺势把头往自个儿肩上靠,捎带着温度的呼吸一下一下喷洒在裸露于衣物外的颈子上,莫名撩起阵阵难以言喻的骚痒感。而那种奇妙的感觉更彷佛渗进了蛰伏于浅薄皮肤下的血管,随循环不息的血液一路蔓延到了身体中看不见挠不着的地方,每每叫吴邪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总会闹了个大红脸。

  将人送进卫生间,飞快布置好安全座椅、换洗衣物与洗漱用品等等,吴邪宛如逃命似地丢下一句“我就在门外”便秒速消失在了对方的视野中。

  张起灵见状愣了下,回忆起方才那对泛红的耳尖,不禁悄悄地扯动了嘴角。

 

  夜风褪去了白日的炎热,银月之下咀嚼着桂花四溢的芬芳,缭绕于鼻腔的飘香浸着丝丝清甜,甜入了心。

  瞅准这舒适宜人的时间出来消食散心的也不只他们,夜晚的院区反而顿时热闹了些,带动一股生气,心情也跟着轻盈许多。两人边走边聊,虽说主要还是吴邪讲、张起灵听的模式,可仍旧不变这融洽默契的氛围。

  一路下来还真遇到了不少认识的,当然大多是吴邪的同事们。过去两个月吴邪时常与张起灵出双入对,加上张起灵令人印象深刻的好皮相,因此眼熟这不好说话的主的自不在少数。

  「这不是小吴和张先生吗?晚上好啊!」护理长张海杏抱着一沓病历袋向两人踱来。

  「晚上好!」吴邪热情地响应对方的招呼,张起灵则沉默地点头示意。

  张海杏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并肩坐在长椅上的两人,眼底闪过一瞬不怀好意的精光,下一秒旋即巧笑倩兮道:「对了,小吴啊,后天开始你不是连休吗?要不和咱们一块儿出去玩?八楼的秦海婷与十楼的梁医生都会去哦!」说着还故意压低了声音,「帮你打探过了,两美人都对你有意思呢,要把握哈~」视线有意无意地还扫了下一旁的张起灵。

  不过吴邪闻言立马脸红脖子粗地试图挽回一些些“清誉”,根本没注意到身边人的细微变化,「什、什么话呢?我不是说了咱们都是好朋友,乱讲些有的没的对人家女孩子影响多不好…」

  张海杏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吴邪,「就只有你还傻了吧唧的以为是谣言!……还是说,你的菜比较“特别”?嗯哼~」

  吴邪还想反驳什么,却猝不及防被一直充当路树背景的张起灵打断,「吴邪,回去。」

  「咦?…唉等等,别拉啊嘿!等、别走太快了小哥,不然要是又头晕──」

  愣愣地瞧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终于回过神来的张海杏从微勾的嘴角泄出两声意味不明的笑声,而后一边唱起某位周姓歌手的某首成名曲,一边向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这段插曲也同其他生活小事般没多久便被遗忘于指针的轨迹中,直到不久后的将来,吴姓护理人员N次被大尾巴狼张折腾整晚而后时常日光大盛之际方苏醒在两人的床上,才幡然大悟过去那些着实欲盖弥彰的套路,最终只能一边扶着自己酸疼不已的腰一边懊悔怎么没早早看穿对方邪恶的真面目。

  不过在那痛并快乐着的酸爽时刻来到之前,吴邪眼下的课题是面对空无一人的病房。

  后退三步,抬眼望向白墙上的病房编号。

  揉眼,再仔细瞧一遍。

  …没错啊……

  重新调整走路的姿势,吴邪屏气凝神再度踏进病房。与印象中别无二致的摆设,但就是少了那个人存在的痕迹。眉心立马皱成了大峡谷,二话不说转身便直奔该层护理站,「小哥…啊不、我是说,520人呢?」

  偏偏当值的是个新来的年轻妹子,加上吴邪平时鲜少口气像现在这般带了冲,人忽然被吓了一跳,一脸状况外地回答:「520?我接班时那间就空啦,怎么了吗?」

  可怜大峡谷就快坍塌成马里亚纳海沟,吴邪见从对方那里实在问不出所以然,只能信口搪塞两句又掉头往最近的黑瞎子那儿跑。

  「哟、稀客啊,小三爷!」黑瞎子在桌子后拿屁股下的工学椅玩自转玩得HIGH,看人走进自己的诊疗间就朝他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夹打招呼,「下班没约?」

  「瞎子,小哥人呢?连护理站也没纪录,这到底咋回事!?」

  面对吴邪来势汹汹的问话也完全不为所动,黑瞎子仍然挂着那副屌儿锒铛的招牌贼笑道:「说啥呢?瞎子不懂呢~」

  吴小护士立马炸了,「都这时候了打什么马虎眼呢!小哥要是又不舒服了怎么办?你可是他的主治之一啊,连病人在哪儿都不知道的话也太……」

  「停停停,咱止住先哈~」黑瞎子四两拨千斤地打断吴邪,道:「首先呀,你的亲亲小哥人很好,甭操心!要烦他还不如烦晚上撸串还是火锅有建设性。这二来着啊,你又不人家家属呢,着急个什么劲?多操份心能有青椒炒饭吃吗?嗯哼~」

  吴邪剎地被问懵,嘴巴开开合合好一会儿却依旧挤不出半个字。半晌,才讷讷地道:「这不…咱们是好、好兄弟嘛──」

  黑瞎子恨铁不成钢地拿手中的文件夹拍了下吴邪脑门,「我齐黑瞎英明一世,咋会摊上你这么个迟顿的主?真真是大罗神仙也没辙呀,是病,得治。」再顺势将夹子往桌上一扔,站起身来无奈地耸了耸肩,「你现在与其担心这个,还是想想自己的评鉴文件搞完了没吧!」最后挥挥手便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人了。

  「……哈~?」

 

  那会儿还没消化完他的话,结果却让人给跑了。事后吴邪复又找了遍张海客等其他张起灵的主治医生,但仍问不出个所以然。

  还好并未如同某些悬疑剧般突然有人跳出来说根本没张起灵这个人存在过,否则吴邪觉得自己肯定是被黑瞎子传染了蛇精病。

  不过也诚如张海客后来那句“没有时间了”,自己尚能分心烦恼身外事的时候也不多了!评鉴会不近不远地就在两周后,话说穿了,这次金字塔顶端可谓是改朝换代,幕后BOSS要亲自移驾至幕前掌权了──他们下面的小角色们要面临的已不只新官上任那三把火,上头这招“事必躬亲”也等同于是重新面试,没有个亮眼表现是铁定没好果子吃的。

  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该做的自然不能落掉。吴邪也只能见人便问上一回,也让胖子他们有消息便通知他一声。

  虽然黑瞎子那货时常嘴上没个正经,可他那番话不知为何就是叫吴邪纠结不已,明明简单扼要地昭示了自己的盲点,但翻来覆去就是想不透澈…

  这个忽然撞进他人生里的男人,一如起初的猝不及防,又匆匆抹去自己的轨迹,再无影踨。

  要说为此伤心吴邪觉得那就真矫情了,认识的时间还没B1贩卖部新来的阿姨久,又谈何啥不舍呢?

  笔尖点了点报告的最末一页最后一行,不禁和自己的署名大眼瞪小眼,吴邪又一度抓不紧注意力,思绪绕啊绕的又转到了张起灵身上。

  ──不是那种深刻的难过,而是宛如冥冥之中谁在心底悄悄种下了什么,结果尚未揭晓,一切却只能嘎然而止……

  「吴邪,快轮你了。先去会议室外STAND BY吧!」

  被同事的招呼一下拉回了神,吴邪胡乱应了声,一把抱起自己的报告便赶紧往会议室的方向移动。

  五分二十秒后,那句发自低沉男声的“吴邪”,复又将故事续写了下去。

评论
热度 ( 25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