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十年一瞬如沧海,谁人还逝藏海花。

本命:トリニティ・ブラッド*トレス・イクス中心,盜墓筆記*瓶邪、一八中心

§个人社团:【凛•冬•将•至】§

#一八##千里姻缘一笔牵‧上#

副标题:地主家的傻总裁张的钢笔之恋

总裁老张x钢笔店老板小齐

私设齐铁嘴为外号,小齐的本名是齐霁

 

某次安利阿川钢笔时突然被回一句:唯唯你既然懂许多钢笔的事情,为什么不拿来开脑洞呢?WWWWW(但港真唯真心笔圈路人啊…(。

强者俺基友,帮人挖坑于无形之中★

本是要写瓶邪的,不过灵感来了就先一八吧──

要怎么串联两篇也不小心想好了…,总之都是以后的事233333

反正自娱用,先开坑再说●3●

下的部分有时间就写,到底暑假新刊这会儿不赶不行……

 

若有湾家笔友觉得里面形容的钢笔店家很熟悉,那肯定不是错觉(一秒坦白)

不过修笔那方面是唯按长刀研的构想乱掰的,请勿认真(小声)

个人很喜欢那家,店员人都很好,店里也给人种舒适感,好评很多的!大推──都是私心所以★

 

OOC. IS MY POT!

 

 

 

 

 

---------以下正文---------

  仲夏时分,当头艳日照得柏油路上直冒热浪,叫人活像只自走烤乳猪外,还得生生淌着浑身臭汗行如丧尸。

  翻来覆去的炙烧活人秀在开始转入狭窄巷弄中时终于稍稍挣得一点改善,虽说四周高墙挡去了日晒,但到底挡不住无处不在的高温肆虐,张日山第一千零一次松了松领带,深深觉得顶着大太阳还西装笔挺的他真是百分百纯傻逼。

  「早知道就把车再开近些……」有些焦躁地嘟囔着,张日山悔得肠子都青了,天晓得这店丫够难找的哈!

  亏他事前还特地上网查过大致的路线,可惜那会儿脑子也不知抽了哪门的风,粗略瞄了眼便风风火火出发了,于是就这么顺理成章地也忘了关爱一下窗口右下角那决定他此刻命运的比例尺女神。

  本来想着走路不过几步的距离,纵使这等天气也扛得住,都说车子如媳妇儿,他还特地找了个风水宝地才敢安心把爱车停妥。可怜咱们不经意间给自己做了死的张大秘书,如今只能一边维持张家STYLE不动如山沉稳自恃的表面假象,一边在心中毫无形象地窜天滚地仰天长啸一句MMP!

  幸而上天仍待他不薄,当他尚纠结于是否干脆打破他秘书生涯零失误的黄金纪录,直接放弃读作总裁大大、写作堂哥交付他的“神圣任务”时──主要是肯定会被一顿胖揍,还外加不能申请工伤…──总算见到那象征着得以自这酷暑地狱中解脱的钢笔店招牌,正静静地在十米外的地方向他招手。

 

  一个箭步来到店前,推门的动作并着悬于门上的风铃声起,再来个漂亮的假动作闪身入内直杀得分区──那瞬间迎面吹来的冷气让张日山深刻体会到宛若新生的真谛,因此选择性遗忘了刚刚自己避难般、对他这位金牌秘书来讲颇为掉价的狼狈。

  可能是冷气风口实在太招人,于是呆立原地,等同就杵在大门边上整整五分钟有的张秘书果断收到来自店方的人道关怀。

  「您好,先生来杯凉水吧。」来人端着木制托盘,上头独盛着杯青梅色冰裂纹茶杯。

  身旁忽地响起温润男声,让一度陷入待机状态的张日山立马回魂,「啊啊?…哦、好,谢谢你……」

  一面拿起杯子啜饮,张日山一面暗搓搓像X光机般快速将人上下扫了个遍,他认出这名年轻男子以及其脸上那副玳瑁花纹的圆框眼镜,这厢便是店主人了。

  缓过劲来,他佯装肆意闲逛的模样,不动声色地跟着对方的脚步一同移动到紧挨着收款机的透明玻璃柜旁,并假借归还杯子的名义行搭讪之实,「冒昧请问,您就是店主人吗?」

  「嗯,正是。」男子笑靥灿烂道。有模有样地微微一揖,嘴角轻勾,微开的粉嫩唇间便跳出颗俏皮小虎牙,「“您”什么的太客气啦,我的名字是齐霁,圈内浑号“齐铁嘴”,不过你叫我小齐就好了。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或许是3D真人版远比那2.5D的“震撼”,竟让张大秘书一时给看愣了眼,但这次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以拳掩嘴假咳了几声后道:「呃、是这样的,网上说你们家除了钢笔贩卖外,还有在替人修钢笔的?」

  「有的哦。虽然像钢笔在日本被称为“万年笔”,特指它的耐用,但也因为如此,很多笔友一旦用久了都会有感情的,要是爱笔坏了可真心疼!所以我才想说加减做个服务呗~」这会儿还加码一个醉人酒窝,齐霁问:「你有笔想修?」

  张日山突然觉得有点莫名的难为情,心底不禁感叹难怪他那万年铁树不开花的冷酷堂哥会被齐霁撩得五迷三道,果然这种不自觉型的杀伤力才大,「嗯,是老笔了,从父辈那儿传下来的,所以才想尽量挽救下。」

  动手自公文包中掏出一只看来颇有历史的紫檀木盒子放在两人中间的玻璃柜位上,张日山接着揭开盒盖,露出安置于内,一杆带有金色笔夹、笔盖笔身尾也滚了圈金的黑色钢笔。

  齐霁小心翼翼地取出钢笔打量了下,「万宝龙149,他们家的长销款。虽说是量产,但从外观来看你这只还是挺早期的版样,现在少见了。」拔开笔盖,把笔尖搁近了瞧,又道:「看得出来令尊和你都有妥善使用它,可磨损仍无法避免地严重了些啊……」

  「啊、不是的,笔是我堂哥的,因为他抽不开身,所以托我跑一趟。」其实是因为他“害羞”,怕他一不注意就禽兽了…──我港真你信吗?张日山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自家堂哥一把。

  「这样啊!」齐霁笑道:「不打紧,我先帮你看看呗,不会太久的。在这之前,既然人都来了,要不你就逛逛咱们店里吧!地下室还有其他牌子的钢笔,墨水、纸等等也有的哦~」

  张日山颔首,吹了半晌冷气心情也放松许多,暗忖这事儿他就专责跑腿探路,恰巧来了兴趣想弄杆笔来玩玩,便心安理得地闲逛起来。

 

  张日山首先去了刚开始就挺好奇的地下室,果然如齐霁所言,靠墙一溜的架上排满了琳琅满目的墨水,纸盒包装上印刷的文字来自许多国家,就连其中那填充墨水的玻璃瓶本身也各有千秋、巧思。

  东瞄瞄西摸摸半晌,甚至发现这些玩意儿的花样还不少,墨水里掺金粉银粉已是常见,还有具防水性抑或带有各种香味儿,沾水笔专用的等等。

  踱至最角落的地方,木头柜上还展示着各色羽毛笔、玻璃笔,以及封蜡组合,更遑论连封蜡的颜色也够叫他眼花缭乱的。

  不过让他匪夷所思的还是那一迭迭便条纸、笔记本,在他眼里最多就是票子和非票子的差别,天晓得还有啥纸质不同、适不适合钢笔的呀!

  ──张大秘书隐约觉得自己看到了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转身跟着附近其他客人一边听小店员的各牌子介绍与入门教学,一边接过对方递给他的钢笔试写着玩儿,当他才刚誊完一阙词,一个胸口名牌上标着“小满”二字的男店员就来唤他,说是齐霁让他来喊人。

  「我给你看过了,这里的耗损有点不妙…」齐霁指了指笔尖一边上,道:「扣除直接换新的,如果是想将这旧笔尖留下续用,那就是我按长刀研的做法处理了──哦,就是私下再行磨改的意思。不过之后写出来的手感和效果肯定与以前大不相同了,这点影响对使用者来讲是挺大的,要不你回去再问问原主人吧?」

  张日山表示他得知会声,人就走到门外拨通了自家堂哥张启山的电话。结果想当然尔是直接把笔给留下,全权委托齐霁来处理,至于费用,对一位别有用心又不愁没钱花的大尾巴狼来说自然不算个事儿!

  返回柜台旁,豪迈地一口气交完所需花费,取了收据条子,忠心耿耿的张秘书“顺便”为张总裁套路到了小齐老板的微信──更完美的是,还“不小心”从小满店员那儿知道了微信号还等同小齐老板的私人手机号──功臣身退,瞧瞧外面太阳也不再那么晒人,张日山便屁颠屁颠地打道回府去了。

  走出好一段距离后,张日山忍不住转头瞅了眼这座落于静谧巷弄中的铺子,回想起刚刚齐霁专注的神情及颀长白皙的漂亮双手,心下哼哼了两句,得,真是便宜堂哥了!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 Powered by LOFTER